体育投注网址

重庆诗仙太白遭起诉追债4500万

昔日的重庆白酒“一哥”诗仙太白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诗仙太白),如今陷入了多起官司纷争之中。

据正在申请新三板挂牌的两江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两江租赁)近日公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因诗仙太白违约,已提起诉讼向其索要3232.79万元租金。

另据了解,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去年下半年也提起诉讼,要求诗仙太白销售公司偿还其垫付的承兑汇票本金1400万,诗仙太白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连番官司纷争之外,诗仙太白的市场也遭遇到空前的压力。据诗仙太白方面给出的数据, 2015年其销售额仅1.8亿左右,相比2012年高峰期大幅下降。其总经理蒋育萌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现在诗仙太白主要围绕“轻资产”来做自救。

  遭遇多起诉讼

  据了解,诗仙太白与两江租赁合作始于2014年, 当年的3月6日,双方签订《融资租赁合同》。

  据媒体报道,按照《融资租赁合同》规定,诗仙太白先将一条白酒生产线出售给两江融资,再从两江租赁处回租,租赁期为3年,租赁本金为6700万元。同一天,双方签订《咨询服务协议》,两江租赁为诗仙太白提供了财务咨询和顾问服务,诗仙太白向两江租赁支付了咨询服务费450万元。

  但好景不长。2014年10月,因为诗仙太白停止继续支付两江租赁租金,纠纷开始爆发。记者从两江租赁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了解到,2015年5月,两江租赁向万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诗仙太白酒业支付租金3232.789万元等。而此前,两江租赁曾向法院提请拍卖、变卖诗仙太白的抵押物,变卖所得在租金770.1273万范围内优先受偿。

  诗仙太白总经理蒋育萌今日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与两江租赁双方就合同关系有较大的分歧,双方难以协商,现在只好交由法院判决,目前该案尚在审理当中。

  与此同时,2015年9月,诗仙太白以两江租赁未提供咨询与顾问服务为由也提起诉讼,请求返还咨询服务费450万元。不过,此案去年12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诉讼。

  与两江租赁的官司纷争掀开的或只是冰山一角。记者从重庆法院公众服务网查询了解到,诗仙太白还牵涉进多起跟资金相关的案件中。

  而去年下半年,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也是一纸诉状将诗仙太白告上法庭。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在2014年9月19日给诗仙太白销售公司出具了2000万银行承兑汇票。因汇票到期后,太白销售公司未交足余下1400万元票款,哈尔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承担了这1400万元。

  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于是起诉,追偿上述1400万及罚息,并且要求诗仙太白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5年9月1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诗仙太白销售公司要偿还承兑汇票垫付款本金1400万元;诗仙太白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老牌酒企市场遇困的背后

  “诗仙太白是个很好的品牌,但现在的情况很让人惋惜。”有熟悉重庆白酒市场的酒业人士高增(化名)感叹,诗仙太白内部结构复杂,而且在这轮行业调整中并未见到太多调整措施,导致市场一再下滑。

  诗仙太白的销售已经连续3年出现下降。“2015年回落到1.8亿左右,前些年诗仙太白投资的很多外部市场现已变成无效市场。” 一位对诗仙太白极为熟悉的重庆业内人士周军(化名)对记者表示。

  而记者从诗仙太白控股股东重庆轻纺控股(集团)公司2012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查询到的数据是:截至2011年12月31日,诗仙太白公司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11.45亿元,负债总额为8.76亿元。2011年度,诗仙太白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5.2亿,净利润为 3360.75万元。

  诗仙太白是重庆轻纺白酒业务的主要运营实体,据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2015年6月对重庆轻纺2011年公司债出具的一份信用评级报告:2012年重庆轻纺的白酒板块收入为6.91亿元,2013年下滑到5.15亿元,但2014年仅有2亿元。

  曾几何时,诗仙太白头上的光环极为耀眼。它创始于1917年,先后获得过四川省第一届评酒会第一名、商业部金爵奖、国家优质产品奖等众多奖项,曾是全国白酒生产50强企业、重庆工业五十强、重庆酒业龙头企业。

  2013年,诗仙太白雄心勃勃地对外透露,计划2014年完成A股上市,且定下了2015年实现50亿的销售目标。在这个目标下,诗仙太白开始大幅扩张,先后收购古佛酒厂、在四川邛崃投资建设生产基地。

  然而,当年的这种大步跳跃,为诗仙太白今天的局面埋下了伏笔。“三线的品牌,一线的目标”,另一位熟悉诗仙太白的酒业人士喻朝军(化名)向记者表示,诗仙太白在扩张时路线过于“激进”但章法不够清晰。

  2012年下半年开始,白酒行业逐渐进入深度调整期,让诗仙太白的市场开始出现问题。

  喻朝军认为,无论是销售规模还是品牌知名度,诗仙太白都只算三线白酒产品,前期忙于扩张导致其在品牌定位不明的情况下后续困难增加。

  “销售受阻,到现在产能过剩,资金链方面较为紧张”, 周军如此形容诗仙太白如今的境况。

  诗仙太白近几年管理层的频繁变动也让诗仙太白的管理层颇为无奈。2014年初重庆轻纺曾空降一批原重啤的管理人员到诗仙太白进行市场运作。董事长一职也变更频繁。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其法定代表、董事长,近两年变更了三次:2014年7月22日,由陈红兵变更为杨卓;2015年7月再变更为蒋育萌。

  记者致电数位诗仙太白高管,其中两位接听电话的高管已离任并在其它酒企任职。

  出路:轻资产“自救”还是被并购?

  虽然遭遇到困局,但诗仙太白并未放弃,现任管理层仍在全力自救。据蒋育萌介绍,现在诗仙太白主要围绕“轻资产”来做自救。

  “现在部分生产线已经停工,计划卖出一批;整体产品线高中低档都有,下调了产品的价格带,高端产品价格从过去的700~800元调到300元左右,核心产品价位段定位在80元左右;销售从泛全国化的无效市场撤出,精耕重庆到万州等根据地市场。”

  相对于这种自救,高增认为,对诗仙太白而言被收购或许是最好的出路了。“收购方仍会比较看重诗仙太白的品牌。”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